人民直击:赚了32元,被骗13万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6-11 14:54

身为客服,李蓓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自己被“客服”骗了。

被“熟人”推荐下载了一款叫“潮信”的App,按“客服”指示做了几次网上刷单,赚了32块钱佣金,之后被骗走13万多。

“潮信”是个什么软件?为何受骗子青睐?

一下午被骗13万

4月26日是李蓓的噩梦日。被骗走的13万多元,是她家全部存款,外加透支了一张信用卡。

保定某县城的李蓓,是一家快递公司的客服。疫情期间,曾有2个月无法开工。当天下午,她看见朋友圈有“熟人”发广告,招人兼职网上刷单,“轻松赚佣金,佣金是本金的5%,刷的多赚的多”。

李蓓动了心。“熟人”自称是江苏金融汇通数据股份有限公司业务员。按对方要求,李蓓下载了“潮信”App。随后,一个叫“客服126”的账号添加李蓓为好友。

“客服126”教她刷单:点开某平台链接,不用下单而直接扫付款码,支付后截图给客服,返款付佣金。李蓓随后开始接单。第一单169元,第二单358元,“刷单”后都顺利返款,李蓓收到佣金一共32.7元。接下来是四连单,每单金额从数千元到3万多元不等。“客服126”称,这四连单必须都做完后才能返款付佣金。

李蓓一一照办。不料“客服126”发来截图,系统显示李蓓的任务超时,需要重新刷一遍才能“解锁”,否则无法退款和支付佣金。李蓓下班回到家后,急忙再次支付四连单。至此,李蓓已经支付了13万多。

“客服126”回复,任务依旧超时,必须继续付款才能“解锁”。李蓓这才意识到“上当了”,当晚9点多报警,第二天收到了立案通知。

李蓓与所谓客服在潮信上的聊天截图

河南安实律师事务所律师付振宣告诉记者,这是典型的诈骗,属于老套路新话术。“基本套路是诱导入坑,承诺高收益和返佣金,然后先让刷几个小单,给点甜头,让受害人放松警惕。骗子有意模糊真实刷单与转账的区别,实际上受害人一直在向个人账户直接转账。到后期刷大单时,受害人即便有一些怀疑,被客服施加精神压力后,依旧会听从客服的引导。”

“潮信”是个什么软件

李蓓醒过神来,疑点逐一浮出水面。比如,那个朋友圈发招募广告的“熟人”,是她在本地一个聊天群添加的“好友”。她向群里和周围的人打听才发现,大家都不认识此人。

事发后不久,“熟人”微信把她拉黑了,留的手机号显示为云南号码,已停机。

江苏金融汇通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客服回复人民网称,该公司并无刷单业务,刷单本身是不合法的,目前已接到多起受害者咨询电话。记者登录该公司官网,自动弹出声明页面,提醒广大客户提高警惕。该声明落款日期是2019年4月12日。

潮信App是一款什么软件?

据潮信官网介绍,潮信App是上海聊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一款为安全而生的即时通讯IM应用。有报道称,潮信App是对标微信的交友软件,其特点在于:提供了第三方接口,开发者可以再开发出各种聊天机器人。

因“私自收集个人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等违规做法,潮信App曾被工信部点名通报。

2019年11月,针对App侵害用户权益现象,工信部发起专项整治行动。在自查自纠阶段,共8000多款App完成整改。12月19日,工信部在《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第一批)通报》中指出,尚有41款App存在违规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不合理索取用户权限、为用户账号注销设置障碍等问题,未完成整改。其中,就有潮信App。

App专项治理工作组何延哲认为,潮信App是一款刷单群体为躲避监管而选中的偏小众聊天软件。该工作组是由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中国消费者协会、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联合发起成立的组织。

“从李蓓提供的系列对话截图来看,所谓‘熟人’‘客服’很可能不是真人,而是聊天机器人,即挂机软件。个别时候,会切换成真人在操作。”北京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秘书长包冉介绍,在社交软件上某个账号,定期发送疑似广告信息、信息回复超快且公式化语言结构,基本可判定它为聊天机器人。

“具体到诈骗过程中的各类账号,最初是真实的人在注册,骗过微信后台认证后,再转为聊天机器人。”包冉说,机器人账号之间各有分工,比如一个负责引流(发招募广告等),一个负责骗。

“而那些用来注册的手机号、微信号等,很可能是买、租或盗号而来。”

包冉说,现在有所谓的“养号”产业链。只要能发私信、评论,任何社交平台都能成为引流的场所。如果你加它为好友,诈骗套路接踵而至。而且,你的个人信息还会迅速地被卖给另一个黑产团队。

骗子为何青睐“潮信”

在潮信App iOS版最近2个多月的评论中,五十多名用户留言称,遭遇到刷单骗局。用“潮信”为关键词搜索知乎、百度等网站,会出现不少用户反馈遭遇了刷单骗局。

潮信App iOS版最新评论截图

骗子为什么会盯上潮信App?

北京横亘互联科技有限公司CTO周志超表示,在网络刷单诈骗中,类似的小平台较为常见,其共性就是“纵容”:

首先,软件本身存在较大的安全风险,比如并未实施实名制、允许聊天机器人接入等。其次,平台的监管不严,缺乏对用户真实身份的核实与内容的监管。第三,追责难。小平台为了拉拢用户,提供所谓的隐私模式。这样用户间的沟通信息甚至完全不保存,出现问题后很难进行追踪。一旦用户被骗并报案后,小平台的处理周期较长,而资金很容易被提前转移甚至提现。第四是投诉难,或投诉渠道不畅通等。

周志超认为,潮信App提供了第三方的接口,就应该对开放的内容接口、功能的使用进行监管,要跟踪短时间迅速增加的用户群体。但从工信部的通报来看,潮信App还违规地把用户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等。

记者下载了潮信App,只需输入手机号再输入验证码即可聊天,没有被要求进行真实身份信息认证。

李蓓反映,她在潮信App里没找到“投诉”“举报”途径。点开其设置里的“意见反馈”后发现,弹出的页面却是介绍潮信的功能、引导下载的二维码。在潮信App iOS版的评论中,部分用户也反映联系不上客服、无法反馈。

记者拨通潮信官网提供的办公电话,被提示为总机。按要求,记者拨零进行查号,此后无人接听。

企查查显示,潮信的运营方为上海聊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叫姜洪,大股东叫刘岩,持股比例为86.53%,“是花椒六间房集团CEO,人称‘直播综艺教父’。”该公司“最终受益人”显示为刘岩。

按照天眼查显示的电话号码,记者5月以来多次致电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近期没接到任何用户反馈遭遇骗局的电话,如果遭遇诈骗请直接报警。

天眼查和企查查上的资料还显示,上海聊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此前还有2款产品,聊聊App和爱情银行App。2019年3月25日,爱情银行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将App关停下架,全面整改。关停期间,暂停一切服务。经监管部门监测,爱情银行APP社区存在大量违规内容。

2019年4月16日,国家网信办发布通知,已经启动小众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整治,首批清理关停9款违法违规App,其中就有聊聊App。国家网信办指出,这9款App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或为招嫖卖淫、售卖淫秽色情音视频等提供推广和平台服务的即时通信工具。

“潮信”们该负何责

“既然有大量用户反馈被骗,如果应用平台一直不做改进或查处,那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周志超认为。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认为,对于用户接连被骗,App运营方显然应当尽到提醒义务。例如,应对和聊天机器人聊天的用户,以一定的方式进行警示,提醒其提高警惕性。

关于潮信App iOS版今年3月以来用户纷纷留言称被骗,游云庭认为,如果App运营方明知有人使用潮信时被骗,还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那就涉嫌违反国家互联网信息发布办公室发布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七条(三),即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提供者应依法建立健全信息内容审核管理机制,对发布违法违规信息内容的,视情采取警示、限制功能、暂停更新、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保存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潮信不可能看不到网上这些信息,”付振宣认为,潮信App相关运营方负有监管职责,须严格落实信息安全管理责任。刚颁布的《民法典》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刑法修正案(九)》增设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针对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的行为独立入罪。

5月10日,李蓓在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上,对潮信App进行了举报,截至发稿时,处理状态显示为“正在处理”。

李蓓5月10日即进行了举报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蓓为化名)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rmzj@people.cn

 推荐阅读

人民直击:5岁男童身亡、半岁女婴服药抗癫痫 高空抛物伤人何时休?

聚焦“网络沉迷”(下)人民直击:直播暴食八人饭,能扛多久?

聚焦“网络沉迷”(上)人民直击:逾万养老金咋进了游戏账户?

人民直击:“羊毛党”盯上消费券 转卖套现如何防?

 

(责编:杨乔、陈远丁)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